<dd id="sgo2y"></dd>
  • <xmp id="sgo2y">
  •  
    歡迎來到銀達物流有限公司!
    中歐班列從“稚嫩”走向“成熟”,由“增量”駛向“提質”
    來源: | 作者:yindawl | 發布時間: 2019-08-22 | 890 次瀏覽 | 分享到:
    數據顯示,2018年中歐班列運輸的貨值達到330億美元,同比增長106%。鋪行的路線達到60多條,幾乎能到達歐洲任何一個國家,被業界譽為"鋼鐵駝隊"。


    中歐班列途徑多

    “三條通道”

    “五個口岸”

    中歐班列是指中國開往歐洲的快速貨物班列,適合裝運集裝箱的貨運編組列車。

    鋪劃的西、、3條通道中歐班列運行線:西部通道由我國中西部經阿拉山口(霍爾果斯)出境,中部通道由我國華北地區經二連浩特出境,東部通道由我國東南部沿海地區經滿洲里(綏芬河)出境。


    中歐班列已可到達

    歐洲16個國家的54個城市 


    自2011年首趟班列開行以來,中歐班列已可到達歐洲16個國家的54座城市,將歐亞腹地主要區域串聯起來,形成貫通歐亞大陸的國際貿易大動脈。尤其是2016年中歐班列武漢至里昂線開通后,極大促進了中法兩國間的經濟貿易。越來越多的中國貨物進入到法國市場,以貨品的豐富性和高質量展現出中國制造的強大競爭力和優勢,為貨物出口開辟了新的歐洲市場。與此同時,很多法國本土的優秀品牌也通過中歐班列得以順利進入中國市場,為國人提供了更多更好的購物體驗。隨著運輸技術的不斷提高,法國本土的農產品和畜牧產品也能夠通過中歐班列源源不斷輸入到國內,讓國人能夠品嘗到正宗的法國味道,豐富了國人的日常生活,也增進了中法兩國人民之間的親切感。


    中歐班列的軌跡在歐洲版圖上不斷延伸,它已然成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重要的物流通道。它的開通是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具體實踐,是打通歐洲市場鐵路通道的有力舉措,在進一步提升我國國際貿易便利化水平的同時也為開拓歐洲市場的企業搭建起一座便捷的貿易橋梁,有效促進了中歐之間的國際經貿交流與合作。


    舉例部分線路班列開行情況如下:

    1.中歐班列(重慶~杜伊斯堡)。從重慶團結村站始發,由阿拉山口出境,途經哈薩克、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至德國杜伊斯堡站,全程約11000公里,運行時間約15天。貨源主要是本地生產的IT產品,2014年已開始吸引周邊地區出口至歐洲的其它貨源。首列于2011年3月19日開行,截至2014年8月1日,共開行114列,其中2014年開行22列。


    2.中歐班列(成都~羅茲)。從成都城廂站始發,由阿拉山口出境,途經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至波蘭羅茲站,全程9965公里,運行時間約14天。貨源主要是本地生產的IT產品及其它出口貨物。首列于2013年4月26日開行,截至2014年8月1日,共開行58列,其中2014年開行26列。


    3.中歐班列(鄭州~漢堡)。從鄭州圃田站始發,由阿拉山口出境,途經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至德國漢堡站,全程10245公里,運行時間約15天。貨源主要來自河南、山東、浙江、福建等中東部省市。貨品種類包括輪胎、高檔服裝、文體用品、工藝品等。首列于2013年7月18日開行,截至2014年8月1日,共開行41列,其中2014年開行28列。


    4.中歐班列(蘇州~華沙)。從蘇州始發,由滿洲里出境,途經俄羅斯、白俄羅斯至波蘭華沙站,全程11200公里,運行時間約15天。貨源為蘇州本地及周邊的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液晶顯示屏、硬盤、芯片等IT產品。首列于2013年9月29日開行,截至2014年8月1日,共開行16列,其中2014年開行15列。


    5.中歐班列(武漢~捷克、波蘭)。從武漢吳家山站始發,由經阿拉山口出境,途經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到達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等國家的相關城市,全程10700公里左右,運行時間約15天。貨源主要是武漢生產的筆記本電腦等消費電子產品,以及周邊地區的其它貨物。首列于2012年10月24日開行,截至2014年8月1日,共開行10列,其中2014年開行9列。


    6.中歐班列(長沙~杜伊斯堡)。始發站在長沙霞凝貨場,具體實行“一主兩輔”運行路線?!耙恢鳌睘殚L沙至德國杜伊斯堡,通過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經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德國,全程11808公里,運行時間18天,2012年10月30日首發?!皟奢o”一是經新疆霍爾果斯出境,最終抵達烏茲別克斯坦的塔什干,全程6146公里,運行時間11天;“兩輔”另一條經二連浩特(或滿洲里)出境后,到達俄羅斯莫斯科,全程8047公里(或10090公里),運行時間13天(或15天)。


    7.中歐班列(義烏~馬德里)。自義烏鐵路西站始發,作為鐵路中歐班列重要組成部分,中歐班列(義烏-馬德里)的首發線路,將貫穿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從義烏鐵路西站到西班牙馬德里,通過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出境,途經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德國、法國、西班牙,全程13052公里,運行時間約21天。


    中歐班列(義烏———馬德里)特種郵票由著名郵票設計師蔣蔚聯手丹麥著名雕刻大師馬丁·莫克合作完成,采用膠雕套印工藝。郵票通常為矩形,而中歐班列(義烏———馬德里)特種郵票采用異形設計,郵票以平行四邊形的形式呈現,代表著列車前進的速度,凸顯中歐班列的動態美,提高了特種郵票的欣賞與收藏價值。

    首趟中歐班列(義烏-馬德里)有41節列車,運載82個標準集裝箱出口,全長550多米,于2014年11月18日上午11點多首發,是目前中國史上行程最長、途經城市和國家最多、境外鐵路換軌次數最多的火車專列。與其它“中歐班列”相比,“義新歐”創下了五個第一:一是運輸線路最長。比原來線路最長的“蘇滿歐”班列(全程11200公里)長1850公里,是所有中歐班列中最長的一條。二是途經國家最多。除了中國、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德國外,還增加了法國、西班牙,共計8個國家,幾乎橫貫整個歐亞大陸。三是國內穿過省份最多。從浙江出發橫貫東西,經過安徽、河南、陜西、甘肅,在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出境,共計6個省(自治區)。四是境外鐵路換軌次數最多。其它“中歐班列”在哈薩克斯坦、波蘭兩次換軌,“義新歐”中歐班列(義烏-馬德里)還需在法國與西班牙交界的伊倫進行第三次換軌。五是與第一批列入“中歐班列”序列的重慶、成都、鄭州、武漢、蘇州城市相比,義烏是唯一一個開通中歐班列的縣級城市。上述班列開行初期,各地政府通過補貼等措施培育市場,為保證班列穩定開行,樹立中國至歐洲鐵路國際聯運品牌和“一帶一路”戰略實施提供了有力支撐。


    8.中歐班列(哈爾濱~俄羅斯)。2015年2月28日,一列滿載石油勘探設備的集裝箱貨運班列從哈爾濱香坊火車站開出,10天后它將到達俄羅斯中部比克良火車站。這標志著中國最北省份黑龍江省首趟中歐班列正式上線運營,將成為深化對俄全方位交流合作,帶動黑龍江沿邊開放升級的新引擎。班列全程運行6578公里,經濱洲鐵路1004公里到達滿洲里口岸站出境,再經俄羅斯西伯利亞大鐵路5574公里到達比克良站。通過鐵路國際貨物班列運輸貨物,黑龍江省到達俄羅斯中部地區比空運可節省運費四分之三左右,較普通零散運輸,運到時間可縮短三分之二以上,運費可節省25%以上。


    9.中歐班列(哈爾濱漢堡2015.6.13.10時許,滿載著電子產品、機械工具等貨物的X86805次集裝箱貨運班列從香坊站開出,將途經俄羅斯、波蘭、捷克等國,奔赴目的地德國漢堡。這標志著中歐班列 (哈爾濱至漢堡)正式開行。這趟中歐班列 (哈爾濱至漢堡)編組46輛49個集裝箱,在哈爾濱內陸港集結、報關。哈爾濱鐵路局為該班列鋪畫了快速運行線,在滿洲里口岸站實現3小時快速通關,并積極與俄鐵配合,為該班列鋪畫直達運行線。這趟班列全程運行近萬公里,經濱洲線到達滿洲里口岸站出境,再經俄羅斯西伯利亞大鐵路到達歐洲。

    等等.....還有很多就不舉例啦



    2019年中歐班列開行

    中西部是絕對主力


    2011年3月,自重慶出發的首趟中歐班列從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出境,標志著鐵路開始成為海運、空運之外連接亞歐大陸的第三條運輸大道。此后在國家“一帶一路”以及進口貿易相關政策的支持下,中歐班列實現了質與量的同步快速發展,2018年中歐班列共開行6300列,同比增長72%;截至2018年底,中歐班列累計開行數量達到1.3萬列。

    中歐班列開行數量持續上升2018年底累計達1.3萬列

    中歐班列是指按照固定車次、線路等條件開行,往來于中國與歐洲及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集裝箱國際鐵路聯運班列。2011年3月,自重慶出發的首趟中歐班列從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出境,標志著鐵路開始成為海運、空運之外連接亞歐大陸的第三條運輸大道;2013年,“一帶一路”共建倡議提出,推動中歐班列進入高速發展期;2015年3月,發改委、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布《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明確將中歐班列建設列為國家發展重點;2016年6月8日起,中國鐵路正式啟用“中歐班列”統一品牌;2018年中歐班列共開行6300列,同比增長72%;截至2018年底,中歐班列累計開行數量達到1.3萬列,國內有59個城市開行中歐班列,運行線路達65條,當時可以通達歐洲15個國家49個城市。

    中歐班列作為“鐵軌上的‘一帶一路’”,架起了中國與歐洲、世界聯系的橋梁,推進了中國與沿線國家的互聯互通。不僅發揮著貨物運輸通道的功能,更是承載著吸納全球資金、資源、技術、人才等產業要素,發揮全球產業銜接功能的使命。


    中歐班列回程比例穩步上升,初步實現“重去重回”

    一直以來,由于回程貨源不足,導致中歐班列回程比例遠低于去程班列,2014年回程比例僅占9.1%。近年來,為了解決回程貨源,促進雙向貿易,政府多次提及要積極擴大進口,并先后批準了上海、天津、蘇州、寧波四個進口貿易促進示范區建設;2018年11月10日,中國首屆進口博覽會閉幕,吸引了172個國家、地區和國家組織參會,3600家企業參展。累計意向成交578.3億美元(按一年計),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累計意向成交47.2億美元。

    國家和市場的對進口貿易的支持,推動了推動了中歐班列回程貨源。近幾年中歐班列回程比例穩步上升,2018年中歐班列回程2690列,同比增長111%,占總體的42.3%,已初步實現“重去重回”。

    中歐班列貨物品類日益豐富,但貨運量仍顯“微不足道”

    中歐班列早期所運貨物品類相對單一,最早開通的線路“渝新歐”起初運輸的多是當地生產的電子產品。近年來,隨著中歐班列數量以及回程開行班列的快速增長,中歐班列所運輸貨物品類極大豐富,去程主要包括電子產品、機械制品、化工產品、木制品、紡織品等;回程主要包括歐洲機電產品、食品、醫療器械、汽車零部件、機械設備、酒類、電子產品、木材等。目前中歐班列逐步實現常態化經營,運營模式日趨穩定。

    從貨運量來看,截至2019年3月底,中歐班列已經累計開行超過1.4萬列,運送貨物超過110萬標箱。但從國內外貿貨物實際運輸方式來看,中歐班列仍顯“微不足道”,目前國內超過九成的外貿貨物還是通過海運完成,其次是陸路口岸公路運輸,中歐班列外貿貨運量占比不到1%。


    中西部呈中歐班列絕對主力,五大“巨頭”開行量占全國的86%

    截至2018年底,全國有59個城市開行中歐班列,運行線路達65條。從區域分布來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其中中歐班列(成都)連續三年穩居第一,2016-2018年開行量分別為460列、1020列和1591列,均占開行總量的25%以上;此外,中西部城市中,2018年重慶中歐班列開行量為1442列,西安1235列,鄭州752列,武漢423列。包括成都在內,2018年五大城市中歐班列開行量大5443列,占總體的85.5%,是中歐班列的絕對主力。



    準時生產制

    助中歐班列跑出加速度


    得益于阿拉山口站引入準時生產制和以提高通關效率為核心的運輸組織工作模式,新亞歐大陸橋成為中哈國際聯運的主干線,往返于這條國際聯運大通道上的中歐班列跑出了“加速度”。據統計,今年1月1日至7月18日,經阿拉山口口岸出境的中歐班列達798列,口岸接返程入境的中歐班列達598列。


    阿拉山口站為鐵路一等站,占地面積3.26平方公里,主要辦理國際鐵路聯運貨物和國內貨物的裝卸作業,年過貨能力約2700萬噸,年換裝能力約2000萬噸。


    2011年3月19日,首列中歐班列成功經阿拉山口口岸出境后,成都、鄭州、武漢、蘇州、廣州等城市陸續開行了經阿拉山口口岸去往歐洲的中歐班列。


    近年來,隨著中歐貿易關系的穩步加強以及“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發展,中歐班列開行數量迅速增長,開行質量不斷提升,回程班列數量也快速增長,不僅有效地促進了沿線各國間的經貿往來,而且有力地帶動了我國開放型經濟的快速發展。


    為服務好“一帶一路”建設,開行好中歐班列,阿拉山口站引入準時生產制,明確中歐班列在口岸通關各個環節的時間標準,以提高通關效率為核心,建立了通關效率分析考核體系,以車流、票據流轉為主線,重點對進出口班列進行預報,提前確定接車線路、編組集結,抓好中歐班列運輸組織,提高票據作業流程效率;加強車站與“一關兩檢”、代理單位、哈薩克斯坦多斯特克站的聯系協調,及時解決中歐班列通關存在的問題;采取定人、定線、定車次、定停留時間的辦法,安排專人盯控中歐班列票據流轉、裝卸車作業、通關、編組掛運等重點環節,按照“優先辦理票據、優先聯系協調、優先集結空車、優先編組車輛、優先組織掛運”的原則,優化運輸組織,努力縮短班列在站停留時間。


    與此同時,阿拉山口海關也進一步整合通關環節,優化通關流程,將海關監管嵌入口岸物流鏈,形成與鐵路作業“并聯”的監管作業模式;采取輪轉作業的方式,設立專門窗口優先驗放,實行24小時作業模式,做到班列隨到隨放。中歐班列通關時間縮短至6小時以內,實現了已開行中歐班列平穩運行、新開行中歐班列常態化運行、返程班列高效運行。


    目前,阿拉山口口岸日均出入境中歐班列有10列左右,與5年前相比增長了1倍多。不斷優化的通關環境和快捷便利的運輸支持,讓企業和貨主受益良多、中歐班列越跑越快,阿拉山口口岸進出境中歐班列也呈現多樣的特點。


    一是開行數量迅猛增長,服務范圍快速拓展。二是運行效率不斷提升,全程運行時間逐步縮短,運輸速度大幅提升。三是運行成本不斷降低,整體運輸費用較開行初期大幅下降。四是中歐班列物流服務趨向精細化,保溫箱、冷藏箱、恒溫箱及各種特色的拼箱服務越來越常見。五是中歐班列轉向高質量發展,更加重視載貨率、貨值等。六是貨源品類不斷豐富,由開行初期的電子產品、打印機、電腦,到如今紅酒、汽車、服裝等200多種貨物,貨物品類越來越貼近大眾生活。七是班列線路趨向穩定,開行頻次加快。目前,經阿拉山口口岸出境的中歐班列線路達22條,可到達歐洲16個國家、54座城市。


    中歐班列由“增量”駛向“提質”


    伴隨“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中歐班列發展迅速,運行規模呈指數級增長。自2011年首列開通至2019年3月底,中歐班列累計開行超過14600列,其中,2018年一年開行6363列,超過2011-2017年運行列數總和;2019年僅一季度已開行超過2600列。與此同時,中歐班列“朋友圈”不斷擴大,班列目的地覆蓋至少16個國家54座城市。人們毫不懷疑,2019年中歐班列快速增長態勢仍將持續。隨著運營規模的迅速擴大,推動中歐班列由“增量”階段向“提質”階段轉變,此時思索如何發揮中歐班列的復合功能,保障其高質量發展恰逢其時。

    開發復合功能推動高質量發展

    中歐班列的區域指向與“一帶一路”建設方向高度契合,又兼具承載復合功能的可塑性。因此,開發中歐班列的復合功能,是推動中歐班列高質量發展的題中要義。

    其復合功能可以劃分為三層架構首先是基礎層。以物流通道引導貿易流向,促進多邊貿易往來。班列運輸將引導貿易流向班列節點集聚,推動節點國家(城市)成為區域物流中心或貿易中心,形成貿易遷移效應,引發班列沿線國家間雙邊或多邊貿易關系發生變化。二是中間層。以鐵路、海關、檢驗等領域多邊合作推動班列沿線國家政策溝通。班列運輸需要途經的所有國家鐵路部門配合,接受各國關檢部門監管。因此,班列規?;\營后,始發國、途經國與目的國必將密切鐵路運輸合作、強化多邊關檢協同,圍繞班列業務完善雙邊或多邊溝通機制,促進貿易便利化,提升相關國家在貿易規則變遷中的話語權。中間層功能的實現對班列的可持續健康發展至關重要。三是拓展層。以綜合服務平臺為載體,探索“物流+”多種拓展可能性,是中歐班列發展的高級階段。

    根據始發國、途經國、目的國合作基礎與各自訴求,中歐班列探索“物流+基礎設施建設”“物流+運貿一體化建設”“物流+貿易投資一體化建設”等多模態發展,充分發揮班列在沿線國家合作中的杠桿作用,才是中歐班列高質量發展的核心標志。


    圖為中歐班列在歐洲端最重要節點之一

    杜伊斯堡港的集裝箱碼頭


    中歐班列被稱為絲綢之路上的“鋼鐵駝隊”,“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也同時發布了《中歐班列貿易通道發展報告 2019》。報告顯示,目前中歐班列基本實現了“去四回三”。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院長張威表示:“目前我們的回程班列數量已經占到了去程班列數量的70%多,那么這個數字基本上實現了我們說的‘去四回三’的這樣一個局面,也就解決了長期困擾我們的回程班列的空載問題?!?/span>


    中歐班列不僅為貿易商品提供了一個新的通道選擇,而且也提供了一種新的運輸方式和產業集聚選擇。數據顯示,中國與中歐班列相關國家貿易合作持續較快發展。2018年,中國與中歐班列相關國家進出口貿易總額7059.92億美元。其中,出口額同比增長9.14%,進口額同比增長15.87%。中國與中歐班列相關國家貿易更加平衡。


    價值增長106%,連通十多個國家 

    “中歐班列”又取得新進展


    7月22日,從我國河北省直達歐洲的中歐班列正式從冀中南智能港正式發車。據悉,此次中歐班列全程約11000公里,列開行路線為石家莊-西安-德國,運輸成本與海運持平,單程運輸時間為21天左右,運輸時效僅為海運的一半。

    據了解,除了這趟中歐班列之外,另一趟中歐班列從西安出發的"長安號"也在如火如荼開展。截至目前,"長安號"已開通至中亞五國,捷克布拉格,芬蘭科沃拉,匈牙利布達佩斯,白俄羅斯明斯克,俄羅斯莫斯科等13條國際班列線路,基本實現了中亞及歐洲地區主要貨源地的全覆蓋。

    近年來,看中了中歐班列的方便快捷,歐洲多國都樂意來到中國投資。以成都為例,今年上半年,成都國際鐵路港進出港貨值達449億元,同比增長77%,預計全年實現貿易將超千億元。截至今年6月,15個項目陸續落戶在成都,總投資近200億元。


    數據顯示,2018年中歐班列運輸的貨值達到330億美元,同比增長106%。鋪行的路線達到60多條,幾乎能到達歐洲任何一個國家,被業界譽為"鋼鐵駝隊"。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烏克蘭也列出了一份價值100億美元的投資項目清單,據悉,烏克蘭計劃找來中國企業共同合作實施這些項目。報道指出,烏克蘭一名官員建議,中國公司也向烏克蘭基礎設施、農業以及開采天然氣田等領域進行投資。位于歐洲大陸關鍵地帶的烏克蘭,或許也能借這條"鋼鐵駝隊"實現新的騰飛。